首页  »  家庭乱伦  »  妈妈与我,我们甜蜜的性生活


??我对爸爸妈妈最早的记忆是童年时开始



?我爸爸样貌粗犷、做事认真,是一个勤奋的工人,他个子高高瘦瘦,皮肤黝黑,肌肉发达。



  我妈妈与爸爸截然相反,身形娇小,人很温柔,棕色的头发棕色的眼睛,是那种十分传统的家庭主妇。我们几个孩子继承了她的优点,也是棕色的头发棕色的眼睛。妈妈人很风趣,但有些随便,与爸爸直来直去的性格完全两样。



  他们的生活一直很和谐,他们结婚初三年,妈妈生了我们三个孩子。如果不是爸爸后来离开过一段时间,我的兄弟姐妹一定不止现在这个数。



  

  有一天,还是大白天,但父母却躲在房间里做游戏。我想和他们一起玩,于是推开了父母的房间,见到妈妈正躺在床上,睡衣从肩头滑落, 爸爸正吮吸着妈妈的乳房。她让我爬上床来,我好奇地抚摸它,轻轻拍打它,发现妈妈很喜欢这样。爸爸和我保持了默契,他先低头吮吸一会妈妈的乳房,然后离开,改由我来抚摸和拍打它们,妈妈则快乐地呻吟。后来我顽皮地重重拍在妈妈雪白的乳房上,尽管打得妈妈生痛,但他们都大笑起来,显得很开心。



   可我记得以后我还想这样做时,我被爸爸赶下床,而他们则继续她们有趣的游戏。



  后来爸爸开始酗酒,脾气变得很坏。他不知道什麽时候就会发火, 他的四个哥哥都是这样。他们五个人经常一起下酒馆酗酒,然后大打出手。如果他们找不到其他人,就会自己打起来,直到酒保叫来警察。



  最终,爸爸爲此付出了代价,由于一次酒后恶意伤人被判入狱两年,留下妈妈和我们几个孩子艰难度日。



  我们发现妈妈很讨厌一个人睡,因此我和两个妹妹就轮流陪妈妈睡觉。那时我们还小,她只是喜欢搂着一个人那种温暖、舒适的感觉,不论那人是男人、女人,或是男孩和女孩,她只是不想一个人睡。



  我喜欢舒舒服服地躺在妈妈温暖的怀抱里,听妈妈哼着摇篮曲入睡呢,由于妈妈喜欢穿着透明的睡衣,我可以清楚地看到妈妈美丽丰满的乳房。当然,我还小,那只是我出自天然的爱——一个孩子对妈妈深深的依恋之情。



  在轮到妹妹们和妈妈一起睡时,我被冷落了。妈妈说她厌倦了每一次醒来都是因爲我在吮吸她的乳房。通常,妈妈的睡衣总是盖得严严实实的,但偶尔我会想办法将它揭开,露出妈妈赤裸的乳房,然后像爸爸那样起劲地吮吸。



  我五岁时爸爸出狱了,爸爸像变了个人似的,信奉起宗教来,爲人变得谨慎,还找到了一份好工作,我们家的生活开始好转起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到了青春萌动的年龄,我惊奇地发现我的小鸡鸡竟然会变大变硬。有时还会遗精。



  后来我们一家终于在安顿下来,爸爸和妈妈买了一幢小洋房。 男孩和女孩可以分开住了,我和两个小弟弟一起住,两个妹妹住小一点的房间,爸爸和妈妈则有了一间最大的卧室和一张大床。



  在爸爸出狱后的七年里,他们俩仍然爱得那麽深,但就是妈妈有点喜欢卖弄风骚,而我则成了她主要的牺牲品。妈妈喜欢从黄昏时刻就开始穿睡衣,她也喜欢穿着透明暴露、开领的衣服。当她坐下看报纸或电视时,睡衣会落到胸口,此时我甚至可以看到她坚挺的乳头。我常常会走过去,从上面往下看她突起的乳房和樱红的乳头,那是我童年的梦想。我非常想伸手过去好好地摸一摸,但这是爸爸的专利,没我的份。



  我十五岁时,妈妈更甚,晚上经常穿着睡衣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有时穿得比在床上还少。好几次半夜我上厕所或是去找水喝,都会在途中碰见妈妈。她穿着很窄的短衬裙(当然是透明的),只遮到腋下,堪堪裹住挺拔丰满的乳房,向下延伸到大腿的分叉处下面一点,勉强遮住微微坟起的阴户,但在她走动时,裙子会上摆,我可以清楚地看到她肥硕的乳峰蕩起的涟漪以及体下两腿之间那黑色卷曲的黑森林。



  我开始想知道妈妈是不是对我有『那方面』的兴趣。当然那时我已经知道了『乱伦』的含义,也知道这有悖于常理并爲世俗所唾弃,但我不在乎,我开始尝试挑逗妈妈,但她看起来只是觉得我的努力很有趣而已。



  到了我十六岁时,爸爸失业了,我们家的经济景况一下子拮倨起来。当情况更加恶劣难以爲继时,爸爸不得不考虑外出打工。



  后来,他找到了一份建筑工程的工作, 爸爸接受了那份工作,这意味着他不得不离开家相当长一段时间。



  他临走前握住我的手说:“你现在是这个家的主人了,你应该负起照顾妈妈和弟妹们的责任,因爲你已经长大了。”



  我答应着,让爸爸放心,不过我的注意力却转到了妈妈身上。爲什麽当爸爸像往常那样嘱咐我时,妈妈看着我的表情是那样的奇怪呢?



  爸爸走后一星期,妈妈变得更加风骚。



  每晚我上厕所,都会碰到不少『奇遇』。妈妈仍然穿着窄小的短衬裙,只不过又变短了,只遮到她的乳头部位,大半雪白的胸肌暴露在我的面前,露出深深的乳沟,往往看得我双眼暴突。几乎只要我半夜爬起来,就会碰上妈妈的这种打扮,好像是妈妈在故意等我似的,我想知道妈妈这样做的真正目的是什麽。



  在爸爸走后的第一个星期天,我和妈妈一起坐在起居室,但感觉非常无聊,妈妈看起来有些坐立不安,她说她想教我玩一种双人纸牌。她穿着一件浅褐色透明的旧睡衣,当她俯下身洗牌时,我可以从领口看到妈妈坚挺的红色乳头。每一次我们的手不小心碰到一块,妈妈的身体就像触电似的颤抖,胸前的两块东西颤巍巍的十分诱人。



  我们可以感觉到房间里弥漫着一种令人紧张躁动的气氛。



  妈妈不停地淌着汗水,尽管房间里很冷,她身上也穿得很少。



  我开始想其它新游戏,寻找一种使妈妈可以加入,但只有我们俩的游戏。妈妈的身上散发出一种成熟女人的诱人的体香,是一种可以激起男人欲望的馨香,这使我産生了下流猥琐的念头,对妈妈身体的渴求一下子空前强烈起来。



我的体温在上升,我的鸡巴迅速膨胀,胀得比我以前的任何时侯都大,被牛仔裤紧紧得束缚着,顶得我的龟头生痛。



  我想妈妈现在的心情可能和我是一样的,但旁边还有弟弟妹妹在,所以不敢轻举妄动。



  但另一方面,我又有些害怕。



  我才十六岁,而妈妈却是一个三十六岁的成熟妇女,又是我的亲生妈妈,会不会是我自作多情、会错了妈妈的意思呢?也许她只是出于对孩子的关心,出于天然的母爱呢?



  再怎麽说她也是我的妈妈,儿子怎麽能打妈妈的主意呢?再说近亲相奸是不好的,近亲相奸后果严重的,想到这些不禁使我很憋气。



  这些可怕和混乱的想法困扰着我,我站起来,告诉妈妈我有点不舒服,想回房睡觉。



  「好吧,宝贝。明天早上我们再来看你,今晚好好休息。」妈妈慈爱地说着,向我吻别。但这一次她没有吻我的脸,而是吻在了我的嘴上,我发誓妈妈的舌头碰到了我的嘴唇。



  这意外的刺激使我不得不打了两枪,然后才疲倦地睡过去了。



  大约淩晨三点时我被尿憋醒了,不得不让我有点不情愿地爬起来,因爲我可以肯定妈妈一定会像往常那样埋伏在那等我。



  但我错了,妈妈居然没有等在过道上,看来我是神经过敏了,想想也是,三点锺了,妈妈再有兴趣也熬不到这时候。



  回房的路上,经过妈妈的卧室时,妈妈会睡在她那张令人羡慕的大床上。



  门开着,我停下了脚步,因爲我听到妈妈的卧室里传来一些奇怪的碰撞声音和有节奏的呻吟。



  妈妈怎麽了?我想她一定又在做什麽奇怪的举动,但也许是她生病了呢?或许我该叫大夫来。



  房间里没有灯光,但我可以清楚地看到妈妈正站在梳妆台前。



  她面对着镜子,左手扶在梳妆台上,右手被梳妆台挡住了,看不清具体在做什麽,但我可以分辨出她的右手在腹股沟附近来回移动,好像在把什麽东西往体内推。碰撞声来自梳妆台,呻吟来自妈妈,当她的右手移动时,妈妈会发出快乐的呻吟。



  我呆呆地看着镜子,从镜子里我看到了妈妈的丰满的乳房随着她自慰的动作而震颤的样子。



  哦,真是一个香豔刺激的场面,但我却被妈妈的表情吸引住了......



  妈妈睁着眼,她的眼睛正直勾勾地盯着我,显然在看我的反应。



  暗淡的月光透过窗子射了进来,我和妈妈眼神的对视中,我看到妈妈眼中迫切的眼神。



  我感到很尴尬和混乱,我转身跑回卧室,迷迷糊糊地睡过去了。



  第二天早上当我醒来时,发现妈妈站在我床前用摸我的额头。



  「有点热,看来你有些发烧,我看你今天最好别去学校了。」然后让弟弟捎话给我请假。



  十分锺后,弟妹们都出门了,妈妈走了进来。



  「你没病,起来吧,去洗个澡,我有话对你说。」她命令道,但语气很温和。



  我溜进浴室,把水温调到合适的程度,浸泡在水中摆弄着鸡巴胡思乱想......



  突然门打开了,妈妈就站在门口。



  (二)「我告诉过你要你洗澡,不是要你摆弄你那东西,是不是要我站在这里看你洗?」她生气道。



  「不,不!妈妈,不要,请把门关上好吗?」我乞求道。



  经妈妈这麽一打扰,我也没了兴趣,鸡巴很快萎缩下来。



  我匆匆忙忙洗完澡,正在用毛巾擦身子,门又开了,妈妈又走进来。



  「嗨,宝贝,让妈妈帮你。」妈妈说着,用一条又大又软的毛巾给我擦拭身体。



  「我并不想打断你的好事,宝贝。」她说,「但我们得好好谈谈昨晚的事,我想那对我们俩都有好处,当然如果你刚才没有射出来的话。」擦乾身子后,妈妈手拉着我把我领到她的卧室,一起坐在床上,她仍然穿着刚才的浴袍。



  「现在,我们先谈谈刚才浴室里发生的事,你每天要自慰多少次呢?不管怎麽说,我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麽频繁射精的男孩。」「哦,妈妈!我没你说的那麽多吧!」她露齿一笑,说:「老实点,不要试图糊弄你的妈妈,想想是谁帮你洗衣服的。你的短裤总是粘满乾燥的精液,你的床单总是汙渍斑斑,更不用说你妹妹和我的每件内裤都被你当成擦精布了。不是你是谁呢?说吧,到底多少次?」我低头看着地板,踟躇得说:「通常是五次,有时是七次。」妈妈眼睛一亮,喃喃道:「太棒了。」她擡起我的头,让我看着她。



  「昨晚我看到你在盯着我看,你知道那时我在做什麽吗?」「不知道,起初我想你是在摸什麽东西,不过你看起来很舒服。妈妈,对不起,我不该偷看你。」「你不是在偷看,孩子,是我让你看。我需要你看,这样我们才能谈下去。昨晚我真希望你进房间来,不过这样也好,现在我们都有话可说了,我们可以看清楚对方在做什麽,那时我在自慰,也就是你说的手淫。」「妈妈也这样做吗?」「当然了,宝贝。」她说,「当人们不能满足自己的性需要时就会这样。好了,现在我们到床上去。」她让我躺到床的中央,然后自己走到窗前,拉开窗帘,让早上的阳光照进卧室。



  接着她从壁橱里拿出一条黑色布条,走到我身后,突然用布条将我的眼睛蒙上,再打个结。



  「别担心,宝贝,马上会给你解开的,我只是想让你大吃一惊。」我正在琢磨妈妈话里的意思,就听到有东西滑落的声音,好像是一条蛇,然后床动了,是妈妈上床了,她挨着我旁边的枕头躺了下来。



  「好了,我给你解开布条,不过你可别偷看喔,眼睛还要闭着。」她说:「你发誓不偷看。」「好的,妈妈,我发誓。」妈妈解开蒙着我眼睛的布条,任其落在我的脖子上,我紧闭双眼。



  我又嗅到了妈妈身上淡淡的体香,昨晚打牌时我闻到的那种如兰似麝的幽香。



  我的下体开始变硬,妈妈一定看到了,我很想知道她会有什麽反应。



  「可以了,孩子,你睁开眼吧。」



上帝啊,妈妈真美!



  刚才『嘶嘶』滑落的声音原来是浴袍滑落的在地的声音,此时呈现在我面前妈妈的胴体就像是上帝赐予的最完美的杰作,赤裸着,美得炫目。我的目光首先集中在了妈妈那我从小就一直渴望的双峰上。 她大大方方地摆在了我面前,看起来仍是那麽的雪白、挺拔和丰满,尖尖的乳头如我记忆中一般是红色的,我兴奋地鸡巴硬硬地挺起来。



  我的目光飞快地从妈妈的阴户上掠过,不敢稍做停留。妈妈的阴毛乌黑发亮,看起来有些潮湿,浓密的阴毛覆盖了整个山丘,使我看不到那道裂缝。



  妈妈突然骨盆往前一送,身子后仰,露出了她阴部的那道裂缝。妈妈用手将阴唇撑开,我可以看到在裂缝里的顶部有一个很大的粒状物,在它的下面,有一个淫水涟涟的肉洞,我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鸡巴变得生气勃勃,完全地硬挺起来,龟头的小口中流出了透明的液体。



  与此同时,妈妈从枕头下抽出一根长长的假阳具,然后妈妈将它插入自己的屄洞,用力地抽动起来。



  「这就是我昨晚做的事。」她说:「 我只有这根冰冷的塑料玩具,用它来安慰自己,我多麽希望有人能解救我啊。但我胆小的儿子却没有勇气这样做,现在我不再需要它了,我要你,儿子,来吧,我不想自己来,我想我们俩一起来更有趣。」??我结结巴巴地说:「妈妈,你的意思是要我们俩...我们俩...一起...呃...一起...那个...呃...?」「来吧宝贝,我们要一起做爱!我吸你的鸡鸡,你舔妈的洞洞。我要吸乾你的每一滴精液,让你今天再也爬不起来。」她扳过我的身子,湿润的双唇温柔地吻上了我的嘴。



  「不要讨厌妈妈,孩子。」她说着,我头一次看到妈妈流泪,「我还没有老,我和你一样有强烈的性欲,但没有人能真正满足我,我又不能到街上去随随便便找一个男人,现在我真的需要你这样。」「喔,妈妈,我从来就没有讨厌过你,你不知道我想你都想疯了,但我不知道该怎麽做,我从来没有真的和女人做过这种事。」「我想也是,你甚至还不知道怎麽接吻。」「教我,妈妈。」妈妈将身体靠向我,双唇又吻了上来,我感到她的舌头轻轻地在我的嘴唇上滑过,然后挑动我的牙齿,想要往里挤。



  「嘴唇张开点,宝贝。」妈妈说。



  我感到妈妈柔软温热的舌头滑进了我嘴里,和我的舌头激烈地交缠着,我下意识地抵住妈妈的进攻,但她舌头突然地一勾,退回了自己嘴里,却将我的舌头勾到了她的嘴里。



  这是多麽香豔的体会呀!我们俩的舌头抵死缠绵着,互有进退,都在拼命地吮吸对方的唾液。



  与此同时,妈妈引我的手到她高耸的乳房上,用力挤压和揉捏她的乳头,我感到妈的硬度空前地坚硬。



  妈妈把头转向我说:「你想吮吸它们,是吗?」妈妈的手温柔地抚在我硬挺的鸡巴,细长的手指轻轻地点击着我的龟头,将龟头因兴奋而流出的透明的润滑液涂满龟头和整根鸡巴,感觉真是爽。



  妈妈坐起来,她的乳房雪白丰满,虽然有些下垂,但无可否认地充满着成熟妇女迷人的魅力。



  我伸手托住妈妈的乳房,擡起到我嘴边,使我伸嘴就可以够到那两粒玫瑰色的坚挺的乳头。



  当我陶醉地吮吸着它们时,我才真正感觉到自己是个大人了。



  妈妈呻吟着,用手抚摸着我的头发。



  刚才妈妈用舌头将我弄出来的情景曆曆在目,我舔着妈妈的右乳,将硬挺的乳头含在嘴里,舌尖轻轻地围绕着乳晕划圆。从敏感的舌尖上,我可以感觉到妈妈的身体在微微地颤抖,乳头也渗出了微热的液体。我用牙齿轻轻地咬住妈妈的乳根,舌尖舔了舔妈妈流出的乳液,淡淡的、甜甜的,有一种说不出的熟悉感。



  我轻咬着妈妈的乳头,用力地左右拉拽它,同时手揉面团似的起劲地揉搓着妈妈丰满的乳房。



  妈妈不住地吸气,呻吟着说:「用力...哦...哦...孩子...再重点...」 几分锺后,妈妈忍不住了,一把将我的头拉开按到她的蜜屄上,说:「想不到你这麽口齿伶俐,孩子,现在快用你的小淫嘴舔妈妈的骚屄呀。」妈妈有些手忙脚乱地来回几次才引导我的脸对正她的阴户,那里已经湿成一片,散发出的潮气温暖而带有一丝甜香,这比什麽刺激都要强烈百倍。



  「快舔妈妈那里,孩子。」妈妈怕我不懂,说:「用你的舌头舔妈妈的小屄,如果顺利的话,我们俩都会很快活的。别害臊,要知道这是你出生的地方, 你不过是回老地方看看罢了。快舔吧,把你的舌头伸进去,不要管什麽伦理道德,让它们见鬼去吧。」有了妈妈的这番话,我放心地用舌头舔遍妈妈的整个淫屄。舌头深深地插进妈妈的嫩屄,用力地在阴壁上刮着。



  我留心妈妈的反应,当我的舌头在阴道内活动时,妈妈会发出短促的呼吸声,身体颤抖,阴壁上液体的分泌加剧。



  我发现当我舔到妈妈阴道内的一个小突起时,妈妈的反应会突然加剧,于是我专舔这个突起。



  妈妈呻吟道:「哦...对...孩子...你这小坏蛋...哦...真聪明...知道舔妈妈的小豆豆...弄得妈妈好痒...哦...哦...好舒服...哦...上帝...妈妈要 了...哦......」我不停地舔妈妈的淫屄,舌头深深地插在妈妈的阴道内。



  妈妈的呼吸越来越急促,阴壁剧烈收缩,淫液不断外流,流到我的脸上,粘满了我的脸和整个大腿根部,然后流到床上,把床单弄湿了一片。



  「哦...宝贝...我最爱的儿子...」妈妈大叫起来:「用力吸呀...好儿子...用力舔妈妈的浪屄呀...哦...哦...妈妈高潮来了...乖儿子....好棒...不行了,哦...哦哦...出来了...不行... ... 了......」我退出舌头,擡头看妈妈。



  妈妈的身体痉挛着,表情十分痛苦,双手紧紧地捉住我肩膀,手指深陷进我的肌肉。



  好一会,妈妈才平静下来,微笑地看着我,然后说出了最让我动心的话。



  「谢谢你,孩子,我的爱人,刚才太美了,妈妈也让你嘬出了高潮,现在,该是让我的宝贝儿子体会成人快乐,来吧,孩子,肏妈吧!」我爬到妈妈的身上,脸对着脸地看着妈妈,勃起的鸡巴触到了妈妈的阴毛,强烈地刺激着我的龟头。



  「妈妈,我知道我们的行爲是不对的,我们不叫对方的真名,像一对恋人一样,好吗?」



「不!」妈妈出乎意料地激动。



  很快她又用柔和的语气对我说:「孩子,你知道什麽是乱伦吗?」



我说:「当然,妈妈,同一个家庭的成员彼此通奸、做爱就是乱伦,像我们现在这样,对吧,妈妈?」



「正确,儿子,太正确了。那你知道乱伦是最淫邪最下流的吗?在现实社会中这是绝对禁止的,是过失,是犯罪,甚至反自然的。这些你都知道吗?」



我笑了起来:「当然了,妈妈。不过这样不是更有趣吗?」



妈妈跟着也笑了:「妈妈很高兴你也这样想,我可不想失去这种下流的美妙感觉。我还要你不断地提醒我,让我知道我们是母子,我们在乱伦。我们待会儿妈妈要你用你的大鸡巴,肏妈妈的小屄。做爱时我叫你儿子,你要叫我妈咪,不要叫母亲或妈妈,要叫妈咪。小孩子都管母亲叫妈咪,我希望记得我在和我最可爱的儿子一起在肏屄做爱。」



我深情地看着妈妈美丽的棕色眼睛,说:「我爱你,妈咪。」妈妈很高兴地回答:「我也爱你,儿子。我很高兴你以前没有和其他女人做过,妈咪想成爲宝贝儿子的第一个女人,妈妈要教会好儿子怎样和女人做爱。」她伸手往下一探,捉住我的鸡巴,满心欢喜地说:「哦,好硬,这是属于妈咪的了,谢谢你,儿子。」她引导我的龟头对正她的淫屄口,然后用手圈住我的屁股,将我往前推。由于妈妈的阴道口早已湿成一片,我的鸡巴顺利地进入了妈妈的体内。



  妈妈欢快地叫到:「哦,欢迎你回来,我的好儿子。」妈妈教我要前后挺动屁股,这样才能使我的鸡巴完全进入,与妈妈结合爲一体。



  我感觉到妈妈温暖的屄肉紧紧地缠绕着我的鸡巴,阴道的深处彷佛有一种吸力,将鸡巴往深处吸,肉壁有规律地蠕动着,不愧是经验丰富、久经锻炼的淫屄呀!



  我被这完全想像不到的快乐迷住了,这是怎样的一种感觉啊......



  妈妈的嫩屄内又热又湿,这也是我肏的第一个女人的美屄。



  我想起妈妈刚才说过的话,于是放松身体,让淫邪的乱伦感觉支配我的行动,我边肏妈妈的嫩屄一边和她说话。



  「喜欢吗,妈咪?是你的亲儿子在肏妈咪的骚屄呢。」「还要继续吗,妈咪?」「哦,这种感觉真下流,真淫蕩,是吧,妈咪?」「妈咪和宝贝儿子一起肏屄舒不舒服?」我低头咬住妈妈的乳头,用力地左右拉扯,舌尖舔着妈妈乳头的中心,给妈妈一种钻心蚀骨的快感。



  妈妈的手抚过我的头发。



  「哦...对...儿子在肏妈咪...哦...淫蕩的儿子和妈咪肏屄...哦...好儿子...用力肏妈咪浪屄...狠狠地肏死妈咪...」我偷眼看看妈妈,她紧闭着双眼,脸泛红潮,鼻息粗重额头渗出了细汗,显得很陶醉。



  「儿子的鸡鸡很大吧,妈咪?喜欢儿子的鸡巴吗?」妈妈无意识地呢喃着:「哦...哦...是的...哦...是的...好大...好鸡巴...好硬...哦...我的宝贝儿子有个大鸡巴...哦...哦哦...肏的妈咪好舒坦呀...快呀...在用力点...哦...」



  我伸手到妈妈的小屄,撩弄妈妈的阴唇,用力地将两片阴唇上下前后左右地扭拉着,鸡巴加速出入,一进一出间,妈妈的淫肉随之卷入翻出,同时带出大量淫水,那情景十分淫靡。



  「哦...哦!」妈妈尖叫起来,「不...不要...哦...哦...饶了妈咪吧...哦...太美了...哦...不行了...儿子...妈咪不行了...快...快...妈咪要来了...快快...再快点...哦...哦...哦哦...哦哦哦...妈咪舒坦死了...呀......」尽管妈妈刚才被我舔出过一次,但妈妈这时淫水开始大量外流,顺着鸡巴流到我的小腹、大腿上、手上,完全弄湿了床单。



  随着我们身体的每一次有力的碰撞,淫水被激得四下飞溅,溅满了我的全身。



  妈妈的阴壁越收越紧,紧紧箍住我的鸡巴,不住放浪行骸地淫叫出声,刺激着我的意识。



  颠动的屁股疯狂地左右摇摆,彷佛要将我的鸡巴连根拔断。



  我的意识模糊起来,所有的感觉都集中到了妈妈和我的结合处,感觉到那里传来的有规律的搏动,这一回我和妈妈一起喷出来了!只感到身体一颤一颤的,放射感持续了好长一段时间,令我周身酥麻舒坦。





  我从妈妈身上翻身下来,疲惫地躺在她身边,模糊中我听到她说:「哦,我的儿子真是好样的,他射进了我的屄里面,如果能生出个孩子来就好了。」我一下子清醒过来。



  操蛋,见鬼! 我不但肏了我的亲妈,而且还把精液射进了她的屄里面,我顿时惊慌失措起来,我不是父亲,即使我想,我的兄弟姐妹们也不会答应,我该怎样想爸爸交代呢?



  「哦,上帝,妈妈。如果你怀孕怎麽办?我们该怎麽办?我的宝宝多久才会出来?我该怎麽办?」我确实有些惶急,毕竟我还只是一个小孩,遇上我无能爲力的事只能听妈妈的。



  妈妈笑起来:「你倒知道这样会怀孕,我还以爲你想要妈妈给你生个儿子呢?这样不好吗?有个管你叫哥哥的儿子也很有趣呀,再说我也想给我的宝贝儿子生个大胖小子。」我急得要掉眼泪。



  妈妈见我如此惶急,作弄了我一番,这才说:「宝贝,放心吧,那有那麽容易怀孕的。妈妈的安全期还有一个星期呢,即使是非安全期,想要妈咪做一次就受孕,那妈妈还不给累死。你看我跟你爸爸怎麽久了,才生出你们五个吗?」原来如此,我放下心来。



  妈妈继续向我保证,打消我的顾虑。



  「听着,孩子。我是你的妈妈,即使我放蕩 ,我也不会伤害自己的儿子。妈妈只是想让你和妈妈做爱,也希望你喜欢这样。别担心这样会怀孕,那是妈妈的事,你不用操心。」说着她给了我一个长长的、缓慢的、温柔的、深深的热吻。



  「好了,现在,我想让你试点新花样。刚才你仅仅舔过妈妈的骚屄,这次我们来点新的,来,儿子,再舔舔妈妈。」接下来我不停得舔妈妈,妈妈也舔我的鸡巴。每次肏妈妈的时候,我都用心地舔妈妈的嫩屄,一直弄到妈妈满意爲止。



  但我确实喜欢这样,那一天『69』这个数字成爲我生命中的幸运数字。



  当妈妈用她饱满柔软的乳房夹住我的鸡巴时,我感觉就像上了天堂一样, 令我大开眼界。



  看来,今天真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日子了。



  我母子俩又数度交欢,直到双双筋疲力尽无以爲继爲止。



???暑假了,妈妈安排弟弟妹妹或去亲戚家,或让他们外出野营,我留下来和妈妈一起看家。



  这样我们有了整整一个星期的时间过两人世界,我感觉就像是一个已婚男人一样,和自己心爱的妻子一起享受着人生的甜蜜。



  我公然睡在妈妈的大床上,只要我们喜欢,就会一刻不停地做爱。



  爲了取悦我,妈妈整整一星期不着片缕,即使是我们性交结束,妈妈的乳房被我又吸又咬地痛得挺立不起来,我也能从看妈妈的裸体中得到极大的满足。特别是她雪白丰满的乳房上布满我的唾液和咬痕,肥美的嫩屄里流出我的精液的样子最令我兴奋。



  的确,看着我射出的精液一点一点地从自己妈妈的嫩屄里流出来是一种极大的刺激和满足。



  在每次和妈妈的疯狂做爱后,我就想她是我的妈妈,虽不能和我象妻子那样共度一生, 但我的妈妈,我最亲爱的妈妈,能与她相伴永远,就这样的庝她爱他,就是我永远可望可及的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