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庭乱伦  »  和姐姐组成的幸福家


小时候,一家四口住在一个小小的院落?,日子虽平淡,但也过的有滋有味的,父母很忙,为了工作糊口,成天不回家,只好由姐姐来照顾我了,那时我十一岁,姐姐十四岁,我很顽皮,成天弄的身上跟个土猴似的,偏偏姐姐爱乾净,只要我从外面一回来,她就拽着我非让我去洗澡,怕我自己洗不乾净,每次都是她帮我洗,我也是懒的洗澡,有她帮我,我也自在了,不用动手了

有一天,我去捉田鼠,弄得身上净是泥土,姐姐来了,叫我回去,我知道她是来叫我回去洗澡的,可我正在兴头上,怎幺也不肯回去,姐姐拉住我,硬要往回拽我,我就挣扎,弄得姐姐摔了一跤,我吓坏了,连忙扶起姐姐,老老实实地跟着她往回走。

回到家?,果然,她把浴盆?放满水,要我洗澡,叫了我一声,她忽然发现自己身上也很髒,刚才摔的那一跤把她身上沾满了泥土,我走过去,看见姐姐异样的表情,我就明白了。

我说:“姐姐,我们来一起洗吧!”

姐姐点点头,我脱光了衣服,跳进了浴盆?,见姐姐慢慢地脱下了外衣,我拉她坐到水盆边上,她飞快地褪下了内裤,夹着双腿坐到了浴盆?,我很奇怪,姐姐怎幺了?

我问姐姐,姐姐不说话,整个洗澡的过程中,姐姐始终夹着双腿,我很是好奇,趁姐姐背对我弯腰擦腿的时候,我探过头去,姐姐的屁股高高的翘了起来肛门红红的,奇怪的是,肛门下面不是一根小肉瘤,而是一条嫩嫩的小肉缝。我忍不住摸了过去,把食指贴在了她的那条小肉缝上。姐姐明显的一抖,连忙直起身来,拿开我的手,脸红红的。



我问姐姐:“那是什幺,怎幺是一条小肉缝呢?怎幺和我的不一样呢?”

姐姐说:“我怎幺知道??”

我说:“姐姐,我还想看看。”

姐姐说:“不行?”

我反问:“为什幺不行?”

姐姐也不懂,于是不说话,我死缠着她:“怎幺了,我看看嘛,有没有外人,就咱们俩,我是你弟弟呀,让我看看都不行吗?”

姐姐,不说话,我又问她。

终于,姐姐答应了,但是只準看,不準摸。

我高兴极了,正要凑过去看。

姐姐说:“在这?怎幺;看?擦乾净身子到床上看去!”

我赶忙擦掉了身上的水,抱起姐姐,来到了卧室,把姐姐放到了床上,姐姐仰面躺下。

一边说着:“只準看,可不準摸!”

我答应着,说:“姐姐,你不分开腿,我怎幺;看呀?”

姐姐慢慢地叉开了两条大腿,只见姐姐平坦的小腹下面裂开了一道缝,缝的顶端有一个明显的突起,突起的下麵,在缝的中间,耷拉着两片肉唇,那两片肉唇在随着姐姐的呼吸不住的抖动,肉唇的中间还流出一点汁水,看样子粘粘的,我越看越上瘾。

姐姐不住的问:“看够了吗?”

我说:“没呢,姐姐,我总想碰碰它,你让我摸一下好吗,就一下,求求你了姐姐!”

姐姐犹豫了一会儿,点了点头,于是,我小心翼翼的把手指放在了肉缝上面的突起上,姐姐的身体明显的抖动了一下,我的手指在那个小突起上轻轻地揉了起来。姐姐也随之不住的抖动起来,一边抖动,一边嘴?还发出“哦,嗯”的呻吟声。

我问姐姐:“怎幺了?”

姐姐说:“好舒服。”

见姐姐舒服成这样,我放心了,手指在姐姐的突起上用力地揉了起来,姐姐抖动的更加剧烈了,呻吟声也更大了。无意之中,那个小突起外面的包皮被我剥开了,啊,原来包皮?面有一个小小的肉瘤,我揉包皮的时候,包皮摩擦着肉瘤,难怪姐姐这幺舒服,原来是它在作怪。

慢慢的我发现,揉了这幺一会儿,那两片肉唇中的汁水好象多了起来,慢慢地顺着姐姐的屁股流了下来,流到了床单上,粘粘的那幺一大滩,这水是从哪里来的?我很好奇,用双手的拇指轻轻掰开了那对耷拉着的小肉唇,一个黑幽幽的洞穴露了出来,汁水正从洞穴?源源不断地流了出来。

我探过头向洞穴?看去,只见洞口附近有一层薄薄的肉膜,中间还有一个小孔,那时候,我还不知道那层肉膜叫处女膜,只觉得挺好玩,尤其是中间的那个小孔,我不知道这个小洞有多深,老是想用手指来探测一下,于是,用一只手的手指撑开肉唇,用另一只手的小指慢慢地探进了那个小小的洞穴。我的手指插进洞穴的一刹那,姐姐叫了起来。

我问姐姐:“怎幺了?”姐姐说:“有点疼!”

我连忙把手指缩了回来。

不料姐姐却说:“你弄吧,很舒服的,轻一点就好了。”

我又把手指伸了进去,最后,姐姐的小洞完全吞没了我的手指,可我的手指还没到洞穴的尽头呢,呵,好深呀。我把小指抽了出来,换上了比较长的中指,当中指完全插进小穴之后,我失望了,姐姐的小洞洞太深了,中指还是没有到达洞穴的尽头呢。

我试着用手指在姐姐的洞穴?摩擦起来,姐姐的呻吟声更大了,看来她一定很舒服的,小洞?的水好象更多了起来,没当我往外抽的时候,总是带出来一股水,而往?插的时候,又听见“咕”的一声。就这样来回抽插了不知多少次。

姐姐终于忍不住了,说:“弟弟,姐姐受不了了,你别弄了,我实在是受不了了。”

我正要把手拿开,忽然想起一事,说:“姐姐,你以后还让我看吗?”

姐姐摇摇头,说:“不行,我总觉得这样做不对,你以后不能再看了。”

见姐姐不答应,我的手指继续用力在她的小洞洞?抽插,姐姐的身体剧烈地抖了起来。

一边抖一边大声地呻吟着:“好弟弟,你饶了我吧,我以后让你看,每天都让你看,好吗?你饶了我吧。”

我又问:“光看不行,还让不让我把手指往?插?”

姐姐实在受不了了,连忙点头!

这下可好了,每天我都看姐姐的小肉缝,也不知是怎幺回事,不就是一条小肉缝吗,怎幺会这幺迷人呢?弄不明白!

特别是晚上,到了该睡觉的时候,我总是一把拽下姐姐的内裤,姐姐自动地分开双腿躺下,我就又开始又揉又搓的,然后就把手指插到姐姐的洞?去,直到姐姐爽得受不了了,我们才睡觉。

这样过了几年,姐姐渐渐的长大了,身体也在发生着变化,尤其是她的小肉缝,变化可大了,首先是肉缝的顶端长出了短短的绒毛,后来越长越长,浓密了起来,再就是肉缝中间的那对肉唇,耷拉得更加厉害了,那个小肉瘤也在逐渐地长大,更奇特的是,姐姐的肉缝?每个月都有几天要流血,刚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是我不小心给弄破的,后来才明白,原来是姐姐来月经了。

所以,姐姐每个月都要买一包卫生巾,不过,都是我给她贴的。其实,我也在逐渐地长大,每次看姐姐的小肉缝,我的小弟弟都要硬起来,而且很长,足有二十釐米。有时候用手插着姐姐的肉缝,我的小弟弟就憋得难受,于是,我一只手插姐姐的肉缝,另一只手就用来揉自己的小弟弟,直到我的小弟弟一阵颤动,喷出一股乳白色的液体,我才做罢。

直到有一天,我到同学家去玩,同学神秘兮兮的拿出一盘录影带,问我:“知道这是什幺吗?”

我笑了笑:“不就是一盘录影带吗??面录的什幺?”

同学问我:“想看吗?”

我的好奇心起来了,同学把录影带推进录影机?,打开了电视。电视上出现的画面把我惊呆了,首先是一男一女在一块亲嘴,后来又脱衣服,那个女的脱光以后,弯下腰,抓过那个男人的小弟弟,剥开包皮,把龟头塞进了嘴?,那个男人的肉棍也也随着女人的吮吸渐渐硬了起来,他伸手扳过了女人的屁股,女人的肉缝便露了出来,是粉红色的,稀稀拉拉的长着几根毛,等女人添够了龟头。

走到床边,仰面躺在了床上,男人上去先分开了女人的双腿,然后把嘴凑了上去,伸出舌头来添女人的小肉缝,一边舔着,双手从腿边绕上去,抓住了女人的两个奶子,用力地揉搓。女人渐渐的呻吟出来,就象姐姐发出的声音一样。男人的舌头渐渐地添开了女人的两片小肉唇,并伸到了女人的小洞洞?,我看见女人的洞?流出了许多水,男人用力地吮吸着,把女人流出来的水全部吸到了嘴?。

然后用力地咽了下去,添了好半天,女人的身体已经抖动地拧成了麻花,男人站起身来,抓起了自己的小弟弟,女人一看,连忙用力地分开了大腿,用双手扒开了那两片肉唇,男人走上前去,对準肉唇中间的小洞洞,用力地把已经坚硬的肉棍插了进去,只听见“沽”得一声,男人的肉棍完全被女人的洞穴吃了下去,男人趴在女人的身体上,用力地挺着腰,只有这样,才能让他的肉棍在女人的肉缝?抽插着